网上配资
/
【包站联系】QQ:3438596629

[合法炒股配资公司]治银屑病 中药桂枝类方

时间: 2021-01-07 08:11| 作者: | 来源: 网上配资

黄煌所著《合法炒股配资公司》中桂枝类方包括24首方剂,主治各不相同,但或多或少都能看到桂枝汤证的影子。桂枝汤为“古代的补益剂”、“非发汗方”(《合法炒股配资公司》),“是针对皮肤干枯、舌淡,调理体质的方”,这些描述均提示桂枝类方中的很多方子具有改善皮肤干枯的作用。一些慢性银屑病患者皮损以干燥、脱屑为主,辨证选用桂枝类方治疗,多可获得很好效果。

温经汤

黄煌认为温经汤“可以看作是桂枝汤的加味方”。吴茱萸3两、桂枝2两、生姜3两是方中温散之药,麦冬1升、阿胶2两(如果患者嫌阿胶煎煮麻烦或味道难喝,临证常可改为大枣12枚)、白芍2两是是方中养阴之品,川芎、当归、丹皮各2两流畅血行,半夏半升、炙甘草2两、人参2两坐镇中宫,的确是一首组方更全面、兼顾表里的“桂枝汤”。日本很多医家将之用于皮肤病的治疗,证明其“对于皮肤营养障碍所造成的粗糙状态有改善作用”。笔者治疗银屑病使用温经汤的指征为:皮损面积较大而干燥明显(较小的多从瘀治,大的多从燥治),脱屑较碎,慢性病程,年龄偏大,舌淡或淡暗,无明显热象。

病案举例

程某某,男,45岁,病程4年,反复治疗,皮损集中在小腿部、肘部、背部和腹部,均为大片,胸背部皮损每片均大于手掌,基底不甚红,干燥明显,口不干不苦,大便偏稀,脉细,舌淡苔薄白,舌下暗淡。初诊于2010年10月14日,以下肢无汗治以麻黄类方加防己黄芪汤无显效。继以脉略滑,舌下暗红,皮损肥厚治以薏苡附子败酱散加减,也无显效。继用温经汤原方,剂量以一两为6克,一升用24克,因大便偏稀芍药用赤芍,甘草用炒甘草,生姜28片。4剂后腹部皮损明显变薄,少腹有发热的感觉,大便稀减轻。继投以温经汤为主,加黄芪、肉桂及麻黄等,逐渐加大生姜用量至数百片,效果很好,皮损渐少,出汗渐匀。

苓桂术甘汤

黄煌认为苓桂术甘汤是“桂枝类方中的利水剂……凡长期疲劳、紧张、嗜好寒冷之物,均可以使阳气受损,体内的水液停留不化而致病。”对于水饮的形成,笔者认为阳气受损因于“医源性损伤”者不容忽视。我国基层滥用抗生素现象非常普遍,这就要求中医辨证时重视滥用抗生素引起的“药邪”,很多时候会有阳气损伤导致水饮为病的情况。笔者治疗银屑病使用苓桂术甘汤的指征有:滥用消炎药史,舌偏胖水滑,汗易出而不匀(汗难出而不匀笔者多用麻黄加术汤)。误用抗生素治疗上呼吸道感染,是很多急性点滴型银屑病的重要诱因,对这类患者最初需要用麻黄类方使腠理开泄,腠理开泄常会用到苓桂术甘汤。

病案举例

封某,男,23岁,2010年11月1日初诊。起病原因患者自诉为“一月前感冒,扁桃体发炎。医生让吃阿奇霉素、阿莫西林和感冒药,喉咙疼痛、感冒症状减轻。但隔了一周背上出现小红点,上有皮屑,3天后全身遍布红点”。这是一个典型的急性进行性点滴型银屑病的发生过程,起疹20天,未经治疗,求诊于笔者。刻下米粒至绿豆大红斑鳞屑皮损遍布全身,瘙痒明显,双手关脉浮滑有力,舌胖淡,苔薄白,不畏寒。躯干平素汗少,手足心汗多,喝热稀饭易出汗。辨证为卫闭营郁,兼有寒饮,治以麻黄9克,制附子9,细辛3克,生姜14片,大枣12枚,久煎一次150分钟,分温再服,服药后喝热稀粥,以遍身微汗为目标。3日后复诊,汗出变多,皮屑减少,瘙痒大减,上方效佳,参以麻黄加术汤、薏苡附子败酱散加减继服12剂。

11月25日因出汗欠匀,舌淡胖,苔白腻,治以本方加减:茯苓60克,桂枝45克,生白术30克,炒甘草30克,银花20克后下,白酒2两后下,每日临卧顿服,1剂后瘙痒加重,嘱加酒为3两,继服,第二剂后瘙痒大减,汗变匀。后加入麻黄3克,桂枝改为肉桂,生白术改为苍术,银花减为15克,继续服用。

至2010年12月2日,舌胖减,皮损几无,出汗明显变匀(手上汗少,其他部位出汗可)。嘱用温酒适量送服防风通圣丸,一次1袋,日3次善后,注意出汗情况。半月后随访,体健,停药。

桂枝茯苓丸

关于桂枝茯苓丸治疗银屑病,黄煌教授也有论述:“某机关驾驶员之妻,三十余岁。得银屑病多年,身上红黄色丘疹点点片片,询得月经周期正常,但色黑有块,并有腹痛。大便干结难解……久治不愈,希望中医能给以调理,改善体质。2004年秋天来诊。其人面部暗红,虚而有瘀……遂用桂枝、茯苓、丹皮、桃仁、赤芍、川芎、丹参。先服半月后,丘疹有减少趋势,且大便通畅。后原方服用3月躯体下肢皮损基本消失,唯两肘后有黄豆大一二处,头枕部发际有一处。……肌肤甲错,这是使用桃仁等活血药的一个指征。瘀血,也称之为干血,有瘀血的人,其皮肤绝不可能如凝脂,不是干枯,就是暗红……桃核承气汤是比桂枝茯苓丸下瘀血更强烈的经方,大多需要伴有精神症状或腹痛者,服用以后可以导致腹泻等。而桂枝茯苓丸就要平和些,不会出现腹泻。”桃核承气汤和桂枝茯苓丸也可以作为治疗银屑病的一对方子来使用,前者治以急,后者治以缓。笔者用桂枝茯苓丸治疗银屑病的指征为:病程较长,皮损面积较小,局限,质地密而鳞屑碎而紧,偏于下肢,女性则多有月经量少而不通,小腹怕冷。

病案举例

郭某某,女,23岁,原先从事美容行业,下班在晚10点以后,居住地为地下室,如此3年,出现月经推迟,量少,色暗,又半年,时逢夏季,出现下肢散在银屑病皮损,用精油涂抹后皮损消失。又半年,至2009年12月,小腿复出现银屑病皮损,服用麻黄类方汤剂1月左右,效果不显。患者在笔者的耐心讲解中自己领悟阳气受损,湿邪久稽,无法急于求成,遂辞退原工作,积极配合治疗。多运动,多晒太阳,服药以桂枝茯苓丸为主,间断配合逍遥丸、大黄zhe虫丸、保和丸、通宣理肺丸、防风通圣丸等,大约半年后,月经正常,皮损消退。

笔者治疗银屑病的核心思路在于获得“正汗”,正汗的标志为桂枝汤方后的“一时许、遍身、zhizhi微似有汗”。求正汗“必须具备两个条件:一是阴阳充盛,二是阴阳升降出入道路畅通”(李士懋《合法炒股配资公司》)。对于表有实邪、玄府不通的急性银屑病,开腠发汗的麻黄类方无疑是“使邪有出路”最为直接的治疗方案。而对于营卫(即在表的阴阳气血)不和、不足的慢性银屑病,要获得正汗就需要用到桂枝类方。不仅是本文中提到的三个方子,其他如桂枝汤、小建中汤、炙甘草汤、桂枝芍药知母汤等都有用于银屑病治疗的机会。